番茄小说 > 玄幻魔法 > 爱似星火,婚凉几许 > 第二十四章 恨之入骨!
    纪南风握住她的双肩,急声解释:“你小产的时候,方浅浅哮喘犯了,我……”“够了!”

    唐晓大叫一声打断纪南风,她目光凌厉的看着他,心脏像是被人割了一刀又一刀,疼得无以复加。

    她气得直哆嗦,却强迫自己生生的逼退了眼泪,只是狠狠的咬着嘴唇瞪着他,恨意翻滚!

    良久之后,唐晓才咬牙切齿的说:“纪南风,别再找借口了!别说方浅浅根本就没有哮喘,就算有,在我们的孩子和方浅浅之间,你最终还是选择了方浅浅!”

    “我恨你,简直恨之入骨,就像当初你对我的恨一样浓烈。你跟我之间,注定要成为仇人!”

    纪南风像是被人给了一个闷棍,脑袋嗡嗡的疼。

    原来……方浅浅根本没有哮喘?!

    就因为那个女人的谎言,所以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没了?!

    看着唐晓眼底的恨火,纪南风心如刀绞,仿佛整颗心都被她眼底的火焰灼烧,剧痛无比。

    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脸,却被她“啪”的一声打掉,唐晓怒吼:“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嫌脏!”

    嫌脏……

    多么熟悉的字眼,这不是当初他对她说过的话吗?!

    也是那天半夜,他把她扔出别墅,任由她一个人在半夜三更,顶着寒风等车。

    而在那之前,她差点被人强暴!

    过去的记忆清晰的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他的绝情让他无所遁形!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酒店保安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唐小姐,我们进来了!”

    话音未落,门已经被人推开。

    这个瞬间,纪南风立刻脸色一凝,快速扯过床上的被子裹住唐晓,避免她走光。

    保安见到纪南风,先是震惊的瞪大眼睛,之后就看向唐晓,不确定的问:“唐小姐,您说闯入您房间的男人……难道是指纪总?”

    唐晓冷笑一声,眯着眼睛质问:“你们是在质疑我说谎?!是不是在你们眼里,纪南风是正人君子,所以根本不会擅闯我的房间,不会对我进行性骚扰?!反倒是我在勾引他?!”

    “不,我们的意思是……是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保安脸色难看,无论是纪南风还是唐晓,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没有误会!你们马上把他带走,否则我就直接报警!”

    “唐小姐……”

    在保安为难的时候,纪南风忽然沉声说:“抱歉,我妻子和我有些误会,正在闹脾气,给你们添麻烦了!”

    “纪南风!”唐晓怒吼一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恬不知耻的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纪南风冲着保安摆手,让他们退下去,然后深深的看着唐晓,弯腰把她抱到了床上。

    唐晓死死地咬住嘴唇,稍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冰冷字:“滚!”

    “唐晓,对不起。”纪南风艰涩的开口。

    唐晓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如果五年前能换来他的一句“对不起”,再深的伤害她都能忘记。

    可是一切都晚了。

    都已经到今天这个地步,他还说这句话有什么用?一句对不起又怎么能抵消他带给她的那些伤、那些痛?!

    “纪南风,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唐晓失控的大吼,喊过之后就捂着脸,无声呜咽。

    纪南风脸色苍白,到底还是迈着沉重的双腿,离开了唐晓的房间。

    他不想这个时候离开,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回去找方浅浅问清楚!

    纪南风刚出门,便见陆深站在唐晓的房间门口,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他也狠狠眯起眼睛。

    两个男人都眼神阴鹜,虽然彼此都没开口,但强大的气场互不相让,瞬间让整个走廊的温度降至冰点!

    最终,还是陆深最先沉不住气,阴森的警告:“纪南风,别再来伤害晓晓!”

    说着,陆深便越过他,直奔唐晓的房间。

    纪南风猛的拦住他:“她刚洗过澡,你进去不合适!”

    陆深冷笑,“那又如何?这五年,我照顾晓晓的一切,甚至连洗澡都是我帮她,我们之间早已经亲密无间,你以为我还需要避嫌吗?!”

    纪南风僵在原地,嫉妒似潮水一样疯狂吞噬他,他想拦住陆深,可陆深已经划卡进了房间。

    他反问自己,纪南风啊纪南风,你有什么资格阻拦陆深?她和谁在一起,与你有什么关系?!

    纪南风从来没过现在这样的失魂落魄,离开唐晓住的酒店后,他立刻赶回安顿方浅浅的别墅。

    碰!

    纪南风一脚踹开房门,将方浅浅从床上揪了起来。

    方浅浅突然被惊醒,顿时吓得脸色刷白,她满眼惊恐的看着他:“南、南风,你怎么、怎么来了?!”

    纪南风宛如撒旦,咬牙切齿的怒问:“你没有哮喘?!”

    “我有!”

    “还在撒谎?!”纪南风猛的松开手,犀利的目光直接落在床边柜上的哮喘药,之后一把夺了过来。

    方浅浅暗叫一声“不好”,平时为了能让纪南风相信她有哮喘,她的哮喘药总是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可那里面……

    她心急如焚,下意识的想要抢回来,但这个动作已经暴露了,而且此时纪南风已经打开了她的药瓶!

    “哮喘?!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哮喘是可以用清水治疗的!”

    纪南风怒吼一声,将那药瓶狠狠甩在方浅浅脸上,之后他捏着方浅浅的脖子,双眼仿佛被烧红的烙铁一样骇人!

    “方浅浅,枉我纪南风一直自诩精明,却没想到竟然被你耍得团团转!就因为你的谎言,我眼睁睁的看着晓晓流产!你知道我现在多想亲手弄死你吗?!”

    纪南风眼里杀气腾腾,说话的同时更是手上猛的收紧,掐得方浅浅的脸瞬间青紫!

    方浅浅不停的拍打他,可他力气太大,她渐渐失去意识。

    就在她彻底昏厥的一刹那,纪南风猛的松手,阴森森的说:“我不会掐死你,不想脏了我的手!”

    说着,他揪着方浅浅的手臂,拉着她就走!

    方浅浅怕了,拽着门框不松手,满是惊惧的尖叫:“南风,你要带我去哪?”!

    纪南风充耳不闻,拉着她出门,毫不怜惜的把她塞进车里,之后车速飙得飞快。

    一路疾驰,他把方浅浅带到了墓园,用力的将方浅浅按在地上。

    她面前的墓碑上面写着“纪无忧”三个字,这是他给那个没能出世的孩子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