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言情 > 上门狂婿 > 第两千七百八十九章 拜师,习剑
    在两人身影彻底消失之前,掌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伤害他,将他留在凌霜剑派即可!”

    听到掌门人这样说,那长老更是无语望天,自家掌门人未免太胆大包天了吧,自己夺宝杀人在先,居然还想软禁那小子的同伙,实在是有失自己的风度。

    怪人先是被掌门挥出的剑气逼退,再是被凌霜剑派剩下的几位长老联手,将他困在了凌霜剑派的后山之中,一时间居然脱不了身。

    怪人虽然被困在后山之中,但是自己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仅仅是自由被限制在了后山。

    随着看守自己的弟子换了一批又一批,怪人也知道肖思瞬大概是凶多吉少了,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在此期间怪人也了解到自己这是无意中来到了一个叫凌越的地方,这个地方所有修士都要佩戴自己的灵器,并且以剑修为尊。

    凌霜剑派在凌越这个地方也十分有名气,但是它的地位还是比不上凌雪剑派。

    在这些弟子的交谈声中,怪人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待遇是那个掌门人吩咐下来的,而且这时距离自己来到这里已经快要一个月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雍城?

    怪人了解到的这些,肖思瞬也了解到了,而且了解的更为详细。

    在掌门人带自己离开擂台之后,肖思瞬也以为自己会丧命在这里,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掌门人居然要收自己为徒!

    想起当时的场景,肖思瞬也觉得有些出人意料。

    掌门带走自己后,就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一个叫做剑冢的地方。

    来到这里之后,随手就把寒光剑一抛,顺手把自己放在一角,就自言自语的说起剑冢的故事来。

    这里是凌霜剑派所有佩剑的坟墓,也是凌霜剑派的禁地,只有历代掌门人及其亲传自己才可以步入。

    听到这里,肖思瞬更是面如死灰,想来自己是命不久矣,不然他一个堂堂掌门人,怎么会将这些说给自己听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以至于那个掌门人后面说了些什么肖思瞬根本就没有听,或者说是没有心思听,因为他一直在盘算自己从这里逃生的机率。

    自己初来乍到,在加上和掌门之间的距离,现在在父亲送给自己的寒光剑都背叛了自己,怪人也不知如何了,自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那掌门先将剑冢介绍了一遍,随即就自我介绍了一下,他是凌霜剑派第八代掌门人,姓万名归一。

    是一名孤儿,被自己的师父捡回来喂大的,好在自己在剑道一事上还算有些天赋,所以就继承了师父的衣钵,成为了凌霜剑派的第八代掌门人。

    可能是自己注定了亲情浅薄,在成为掌门之后更是将心思花在了修习之上,压根没有想过收弟子。

    但是因为凌霜剑派和凌雪剑派一直不睦,更是一甲子之后就要举行一次比试。

    这场比试是掌门人亲传弟子之间的比试,那个剑派输了,那个剑派就不能先挑选弟子。

    在肖思瞬到来之前,这两个剑派就已经举行过四次比试了,这四次比试无一例外,都是凌霜剑派输了,最后一次还输得没有那么惨,所以才会有肖思瞬掉下来看见的那一幕。

    肖思瞬没想到这个叫做万诡异的掌门人居然连自己门派这样的密辛都告知自己,心里也越发肯定自己小命不保了,所以他在听到万归一说想要收他为徒的时候,才会如此惊讶!

    “你刚才说什么?”

    肖思瞬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先前侧着身子,眉头紧紧的邹在一起,出声询问道。

    其实自己也不是没听清楚,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万归一放着那么多凌霜剑派从小习剑的弟子不要,非要挑自己这样一个剑道白痴做弟子?

    万归一淡淡的瞥了肖思瞬一眼,“你没有听错,我说,我想收你为徒!”

    似乎看出了肖思瞬脸上的疑惑,他收回目光,望着剑冢里面的剑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中了你!”

    说完他再次看了肖思瞬一眼,自己就朝着剑冢外面走去。

    “你可以在这里考虑,如果三个月后,你还是不愿意,那么你就带着你的剑和你的朋友离开吧!”

    在剑冢即将关闭的时候,他再次开口道:“你说你是 无意中来到这里的,或许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一场造化。”

    在这之后的半个月里面,除了给自己送补给,自己没有见过除万归一之外的其他人。

    在这期间,肖思瞬在这里可以干的事情就是修习和与寒光剑玩追逐游戏。

    或许是因为这里灵剑众多的原因,肖思瞬感觉自己和寒光 之间的感应越发清晰起来。

    在听到剑冢门打开的时候,肖思瞬甚至可以召唤寒光剑了,这样的变化让肖思瞬欣喜,同时他也隐隐明了万归一将自己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果然,还是万归一!

    看着肖思瞬手中的寒光,他带着淡淡的笑意,“恭喜你!”

    看着肖思瞬眼里加深的戒备,他自顾自走到剑冢深处,肖思瞬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跟了上去。

    在一柄重剑前,万归一停下的脚步,指着它说道:“这是我师父的佩剑!”

    “我也是在这柄重剑的见证下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然后再是凌霜剑派的掌门人的!”

    前面都没有和自己说话,这次看你准备怎么说服我!

    万归一靠近重剑,摸了摸剑身后,转身对着肖思瞬说道:“我观你虽然年轻,但是对战经验丰富,而且敢拼敢闯,想来也是颇多坎坷吧!”

    “我让你拜我为师,一方面是你我有缘,另一方面是我想借你之力打败凌雪剑派,扬我派名声。”

    “但是,这对你而言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于你而言,你学会剑术,这灵剑也不算浪费,想来赠剑之人也会安慰。再则,你学会剑术,自身修为也大有长进,对你日后未必就没有益处。”

    听到这里,肖思瞬的心神也隐隐有些松动。

    是呀,既来之,则安之,技多不压身嘛!

    看着肖思瞬这样,万归一决定在加一把火,“你学会了剑术,这里就困不住你了,到时候还不是天高任你飞嘛!”

    听完万归一这样说,肖思瞬没有丝毫犹豫的质问道:“要是你倒是反悔,不让我离开又该如何?”

    “哈哈!那你就把我的本事就都学了去,让我奈何你不得不就好了!”

    肖思瞬听他这样说,认同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再三确认,自己的任务就是赢得和凌雪剑派的比试后,就同意了万归一的提议。

    在拜师之后,万归一就教的认真,肖思瞬的可塑性极强,再加上天赋又佳,在剑道修习上也是一日千里,与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

    看着肖思瞬这样的变化,万归一心里也十分欣慰。

    在肖思瞬答应拜师之后,凌霜剑派就没有提过要再次挑选掌门亲传弟子之事,那日在擂台之下的弟子有些虽然诧异但也接受 了,但任有不忿之人。

    也是对于掌门人之位,还是有不少人意动的,所以也有不少人在暗地里诅咒肖思瞬,暗骂他死的好呢!

    所以,在得知肖思瞬成为了掌门的亲传弟子后,有产生了一场不小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