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584章 难道这是个恐怖游戏?
    “怪不得狗仔队都拍不到你的花边新闻,原来你是偷偷跑到游戏里花天酒地了。”老板被韩非拽到了二楼,他一副完全理解韩非的样子。

    “你可别乱说话。”韩非冷冷的瞪了老板一眼,他刚才触碰老板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老板的人物信息,对方所有属性都很平庸,唯一能还算不错的是幸运数值,拥有六点幸运的老板,勉强算是比普通人好些。

    “其实我早就想要认识一下你了,等离开了游戏,有没有兴趣私下里见一见?你是今年最有潜力的新人演员,要不要考虑一下为我们公司做代言?”老板忘记了很多恐怖的事情,现在的他“无忧无虑”,还努力想要在阴间扩展“人脉”。

    “等可以活着离开再说吧,隐藏地图是无法随便退出的,简而言之,我们现在都被困在了这个地方。”韩非回想着楼内那些监控的位置,准备先把老板带到安全屋里问他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

    “想要退出很容易的,在游戏里死亡就可以了,别人很在乎自己的游戏账号,但对我来说无所谓,再砸钱搞一个就行了。”老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护工制服:“所有这些投入都是小钱,我玩这个游戏只是为了黑盒。”

    老板玩游戏的出发点和其他玩家不同,他觉得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在玩游戏,绝对不可能存在说被游戏玩这种情况,这应该就是氪金大佬的自信。

    “我劝你最好打消死亡这个念头,在隐藏地图里死亡,会对你的大脑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韩非带着老板进入了安全屋,关上门后,他开始小声询问:“你脑子里还保留有和这个隐藏地图有关的记忆吗?”

    “什么记忆?”老板面露疑惑:“我刚到这隐藏地图大概十分钟的时间,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玩家。”

    “十分钟?”

    “对啊,十分钟前我在五号楼的护工休息室醒来,那个胖胖的护士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结果就遇到了你。”老板仔细回想:“除了没有触发什么任务外,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你的记忆回到了刚进入隐藏地图的时候。”韩非摸着下巴,他不知道整形医院是如何做到这些的,但他很想掌握这项技术。

    如果他也可以重置玩家的记忆,那以后再有玩家跑进深层世界就很好办了。

    “我又多了一个必须要继承这座神龛的理由,不管是外貌上的整容,还是灵魂上的整形,我都要想办法学会。”

    韩非坐在安全屋当中,他盯着老板,把对方看得心里发毛。

    “兄弟,要不说你那反派演的真好,光是这看我的眼神就让人犯怵,最少包含有五六种情绪吧?”老板情商很高,没有直接说韩非的眼神太吓人。

    “你别插话,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你可能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韩非站在老板面前:“其实你已经进入这个隐藏地图好几天了,但你忘记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你的其他朋友也在这座医院当中,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们。”

    “我在游戏里失忆了?”老板差点被韩非逗笑,他看韩非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奇怪的人。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最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在韩非和老板对话的时候,安全屋的门被推开,张壮壮也领着一个新人走了进来。

    “大鱼?”

    “老板!”

    跟在张壮壮身后的男人也是一名玩家,当初就是他和老板一起护送沈洛离开的,现在这俩人又在整形医院中相遇了。

    “你们之前认识?”张壮壮冷着一张脸,他的目光在大鱼和老板之间移动。

    “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韩非站出来帮老板说了句话,这两位玩家的记忆好像都重置到了进入神龛记忆世界的那一刻。

    “那行,等会一起过来吧。服务好我们的客户,能让你们在这里活的更久一些。”张壮壮已经很好心的去提示了,但失去了记忆的大鱼和老板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休息了十五分钟,四名护工一起来到爱情和蔷薇女助手住的楼层。

    “其实做护工很简单,尤其是做这所医院的护工。”张壮壮看向两位新人:“客户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都要尽量去满足,这里很多护工都想要成为一只被领养的小狗。”

    “你们这医院感觉不太正规啊?”大鱼是游泳运动员出身,主加体力,身形壮硕健康,护工制服都无法完全遮住他的肌肉。

    “负责带新人的那个家伙出了意外,所以才轮到我来带你们,希望你们能明白我这些话的意思,不要成为下一个他。”张壮壮感觉自己已经是在明示了。

    贵宾电梯门打开,黑衣经理小跑着跟在爱情身边:“您要不要再挑选一下?之前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除了傅义外,我们将再为您专门安排一位护工,全程陪护。”

    “就他们几个吗?”爱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韩非身上,她其他护工根本不敢兴趣:“让他们走吧,我不需要其他人。”

    爱情进入自己的房间,那三个黑色箱子已经被保安提前送到,她就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手指抚摸着黑色的箱体,好像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试某些东西。

    韩非已经预感到不妙,他在爱情重新抬头之前,自己就先溜了。

    贵宾室里的爱情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看向屋外,结果没有找到韩非的身影,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嘭”一声关上了房门。

    “好美的npc。”老板由衷的感慨:“真想看看她箱子里的秘密,那怕是付出生命,也值得了。”

    “老板,你可别冲动,正事要紧。”

    “区区一个游戏账号而已。”

    “你在那里嘀咕什么?”黑衣经理脸色阴沉,她走到老板和大鱼面前:“两个废物,白瞎了我对你们的期待,五号楼里是没有其他人了吗?”

    “这女主管还挺有性格,我就喜欢这样真实的设定。”老板笑眯眯的看着黑衣经理:“你现在骂的越凶,等你被攻略之后,带给我的那种反差就越有意思。”

    “医生是把你脑子治傻了吗?”黑衣经理暗骂了一句,她脸皮下方有明显的血丝在涌动。

    眼看冲突将变得剧烈,韩非叹了口气,从躲藏的地方走出:“经理,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我和张壮壮会好好教他们的。”

    “还是你懂事。”

    “爱情不需要护工,不知道对面的那两位女贵宾需不需要护工?”韩非想要让老板和大鱼见一面其他玩家,有蔷薇的女助手作证,他们应该会慢慢接受自己失忆这件事。

    “有位女贵宾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晕厥,她们俩被送到了二号楼,正有专门的医生在为她们量身定制美容美体方案。”

    “二号楼?”韩非微微皱眉。

    “怎么了?你有事吗?”黑衣经理瞥了韩非一眼。

    “那两位女贵宾也选择过我,但我现在确实没办法为她们服务,我心里很是不舒服,所以想要赶紧为她们介绍新的护工。”

    听到韩非的解释,黑衣经理点了点头:“你简直天生就是干这个的,也难怪刚上岗就有那么多女顾客喜欢你。”

    等黑衣经理走后,老板穿着护工制服,直接坐在了给贵宾准备的沙发上:“既然我和大鱼都在这里,那其他玩家应该也离这地方不远,大概率就在医院当中,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然后再行动。”

    “我们就守在医院里吧,以蔷薇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找过来。”

    大鱼走到老板旁边,两人相互交流,旁边的韩非和张壮壮则好像看傻子似得看着他们。

    “他俩是你的朋友吗?”张壮壮低声询问。

    “这两个人是从五号楼出来的,我以前认识他们,但现在我感觉他们的脑子已经被医院弄得不正常了。”韩非算是见识到了整形医院的手段,随着世界异化越来越严重,医院的手段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恐怖。

    “他们已经接受过治疗了,估计是因为医院现在急缺人手,所以把病人拉出来充当护工。”张壮壮很是慎重的对韩非说道:“你一定要记住,病人里有好人,但也有坏人。今晚我们的行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明白。”韩非和张壮壮敲定了最后的计划,接着他走到大鱼和老板身前,把自己应该去做的一些体力活交给了两人,作为回报,他也将在天黑后应该注意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做完这些,韩非就回到了傅忆的病房,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来陪伴最缺少关爱的女儿。

    太阳逐渐西斜,整形医院里的灯慢慢亮起,韩非也准备开始夜晚的行动了。

    “爸爸要下班了。”

    “能不能……不要走。”傅忆躺在病床上,下午的时候有医生专门过来检查了她的病情。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韩非安慰完傅忆,回到了安全屋当中,张壮壮已经提前在这里等待了。

    “夜晚的医院和白天完全不同,再小心谨慎都不为过。”张壮壮很认真的看着韩非:“我会尽可能的帮你,如果你见到了我姐姐,希望你能把这封信交给她。”

    张壮壮将一封皱皱巴巴的信件取出,递给韩非:“我姐叫做张喜,照片你也已经看过了。”

    “放心,信我一定送到。”韩非收好信件,他更换了衣服,然后把护工制服交给张壮壮。

    到了下班时间,西装革履的韩非走向医院出口,一路的监控都拍到了他。

    在他快要离开医院的时候,一辆救护车突然开进了医院,医护人员抬着一个身穿校服、浑身是血的学生,从车里跑出。

    看到熟悉的校服,韩非瞳孔瞬间缩小,直接冲了过去!

    “爸?”

    韩非刚跑到一半,傅生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

    怔怔的转过身,韩非看见刘老师和傅生也从救护车里走了出来。

    “你、你们怎么在这里!”韩非一下急了,谁都可以进入这家医院,唯独傅生绝对不行。

    “傅生发现学校里有个孩子也一直遭受霸凌。”刘老师脸色很差:“那孩子刮花了自己的脸,在准备跳下去的时候,被傅生拦住了。”

    “傅生,你先回家!爸爸和老师都在医院!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韩非是真急了。

    刘老师也看出韩非状态不太对劲,她也赶紧安慰傅生:“老师守在这里,李媛会没事的。”

    两个大人都这样劝说,以傅生的性格应该不会拒绝,但他这次却没有离开,而是直勾勾的看着韩非。

    韩非感觉傅生可能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他走到傅生身前,平视着自己在记忆世界里的孩子:“你要照顾好妈妈和弟弟,剩下的事情我来扛,如果我扛不住了,那你就是所有人的支住。回家去吧,别让家人担心。”

    傅生看着近在咫尺的韩非,他最终点了点头,没有进入整形医院一号楼,而是离开了。

    医护人员抬着学生进入医院,刘老师也跟了进去,韩非独自站在外面。

    他等到夕阳完全落下的时候,拿出手机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会加班到深夜,今晚就不回家吃饭了。”

    在最后一缕阳光被地平线吞没的时候,整座城市滑落入黑暗当中。

    韩非离开了医院,饶了很久之后,他又来到医院侧门第三段围墙附近。

    翻墙而入,他在树丛中找到了张壮壮提前准备好的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套医生的外衣,还有口罩和大量绷带。

    更换完衣服,韩非回忆着医生的神态和动作,拿出了沈洛交给自己的医生工作证。

    当初沈洛和一位医生从整形医院逃出,他很幸运的遇到了韩非,那位医生则死在了车祸当中。

    后来沈洛被送走时,他将医生的工作证留给了韩非。

    “这座医院比昨天异化的更加严重了。”

    站在阴影当中,韩非能感觉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最近这段时间他一到晚上就回家,躲在避风港里的他,现在才深切感受到这神龛世界的夜晚有多么恐怖。

    拿出血色纸人,借助纸人对自己身体残片的感知,韩非悄悄朝着医院深处走去。

    在韩非开始移动的时候,一号楼三层走廊拐角,张壮壮正在打扫卫生,他的眼睛偶尔会扫向韩非所在的那个角落。

    “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他的记忆就会消失,他也就不再是他自己了。”

    抓着拖把的手慢慢握紧,张壮壮眼角滑落了一滴泪,但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悲伤难过了。

    “壮哥!护士长让我们去二号楼帮忙,我们先过去了。”大鱼和老板将各种打扫工作放在了张壮壮身前,转身朝楼下走去。

    “天已经黑了,你们最好不要乱跑。”张壮壮话还没说完,两名玩家已经进入了贵宾电梯。

    “拖了一天地,腰都直不起来了,我玩过那么多游戏,还没遇见过这么恶心的情况。”老板捶着自己的后腰:“那些npc也不搭理人,连个任务都没有触发,这是什么破隐藏地图?”

    “隐藏地图应该有自己的规则,也许是我们还未满足任务触发的条件。”大鱼思考了好一会:“一号楼今天我们已经走遍,并未看到其他玩家的身影,他们应该是被分到了其他几栋楼内。”

    “先找到蔷薇再说,他是隐藏地图专家,顶级黑盒猎人,肯定比我们要了解这里。”

    老板和大鱼走出电梯,他俩横穿一号楼的走廊,推开了二号楼的安全门。

    一股寒意袭上心头,大鱼打了个哆嗦:“是因为一号楼暖气开的比较足吗?我怎么感觉这二号楼好冷?”

    “先找人要紧,等会那个傻大壮估计就会发现我们是谎报的了。”老板关上安全门,他刚准备往前走,整条走廊上的灯忽然闪动了一下:“电压不稳吗?”

    “应该不是,你有没有感觉,四周稍微变暗了一些。”

    “别自己吓唬自己,《完美人生》里没有那些可怕血腥的场景。”老板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没走出几步远,他突然看见某间病房门口堆积着大量染血的绷带。

    “老板,你不是说没有血腥的东西吗?”

    “隐藏地图会有一点点不同。”老板推开了那间病房的门朝里面看了一眼,小小的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

    头顶的灯光再次闪动,这整条走廊显得有些阴冷。

    “这个气氛不太对劲啊。”大鱼拨开了地上的绷带,他发现绷带下面隐藏着浅浅的血色脚印,好像有个病人拆下所有绷带后,光着脚,扶着墙壁在往前走。

    跟随着脚印,大鱼来到了走廊中间,那浅浅的血脚印突然消失了。

    抬头看去,大鱼发现墙壁上挂着一个宣传栏,里面贴满了医生们的照片。

    “脚印为什么会在这里消失?这附近又没有房门和窗户,那人跑到了哪里?”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有些可怕的猜测,大鱼看向那些医生们的照片。

    每一张照片都拍摄的十分清晰,感觉就好像医生们都直接将头颅摆在了自己眼前一样。

    目光慢慢移动,大鱼忽然发现,在宣传栏最下面那一排,有一位医生留下的照片是全身照。

    那个医生披着白大褂,背对着镜头站立,照片也好像拍摄于多年之前。

    “老板,你看最下面的照片。”大鱼赶紧叫来老板,他伸手指着宣传栏。

    “哪一张照片?”还在研究染血绷带的老板也跑了过来,看向宣传栏。

    “就是最下面那张老照片啊!有个医生背对我们站着!”

    “没有啊?你是出现幻觉了吗?”老板有些无语。

    “怎么会……”大鱼看向自己手指的方向,在宣传栏最下面的位置,摆着一张老照片,可是照片里一个人都没有。

    轻轻吸了一口凉气,大鱼往后退了一步。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行不行?”老板刚说完,走廊里的灯又闪动了一下,只不过这次和之前不同,靠近走廊尽头的几个灯熄灭后就再也没有亮起。

    “老板,我现在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大鱼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宣传栏上,他看着那一个个医生的照片,感觉那一个个医生也在看着他。

    缓缓后退,大鱼靠住了一个人的后背,他稍微有了一丝安全感:“老板,要不我们还是先回一号楼吧?等天亮之后再做打算。”

    抬起头,大鱼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板,那种不好的预感变得更加强烈了。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难道这《完美人生》是个恐怖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