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公太凶猛 > 第1980章 换我以身相许?
    “最近腿感觉怎么样?”

    “有轻微知觉了。”

    小星星点头,“已经连续药浴施针半个多月了,但你静脉受损严重,想要站起来还要一段时间。”

    “不急。”

    在轮椅上坐了十多年,他的性子早就磨成了。

    只要能站起来,等得再久也是值当的。

    “楚离。”

    “嗯?”

    “谢谢你啊。”

    楚离靠在床头,微微扬眉,“谢什么?”

    “流民的事,如果不是你暗中出力,不会这么快解决。”

    楚离轻笑,“那你想怎么感谢我,要不……以身相许?”

    “……”

    小星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给你治腿,都没要求你道谢,你倒好,小恩小惠就想让人报答了。”

    “那……换我以身相许?”

    “……”

    小星星扶额,“大哥,我错了,咱们不聊这个了,换个话题。”

    “行。”

    楚离凤眸微眯,“听说楚莫寒给你寄信了啊。”

    听说?

    呵呵!

    小星星吐槽,“我的星辰府都快成了你另一个离王府了,这府上发生的事情就没有能逃过你眼线的吧。”

    楚离笑而不语。

    他这个样子明显就是默认了。

    上次墨羽提醒她,府上只有他们俩是一伙的之后,小星星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或许是早有心理准备,所以这会儿她也没有多生气。

    “是,寄信了。”

    “哦。”

    小星星嘿嘿一笑,“想知道信里的内容?”

    “唔……若是星儿愿意说,在下愿闻其详。”

    “想得美,就不告诉你。”

    “……”

    见他嘴角笑容凝固,小星星有种反击回来的快感,她双手叉腰,对他扮个鬼脸,“越想知道越不告诉你,气死你。”

    楚离目光一闪,“楚莫寒能跟你说什么,无非就是一路的见闻罢了。”

    “嗤,你休想套我话。”

    “……”

    见他沉默不语,小星星更加神采飞扬。

    信是下午收到的。

    正如楚离所说,信里的内容的确是楚莫寒这一路的所见所闻,他没有提灾民,也没有提灾情,专门挑了有趣的事情跟她分享。

    还让人给她带了一堆各地的特产。

    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但……

    谁让楚离这只狐狸精老是换着法地勾引她,哦,他还坚决不肯从她这里搬出去。

    现在楚亦然每天住她这里。

    天知道她每天过得多小心翼翼提心吊胆。

    好在这府里都是楚离的人,每次楚亦然有点动静,楚离就知道了,所以这段时间下来,几个人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

    但楚亦然硬是没跟楚离打过一次照面。

    “星儿。”

    “嗯?”

    “明天早上起早点,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楚离卖了个关子,“明天你就知道了。”

    不会要给她制造惊喜什么的吧?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她都觉得头皮发麻,她下意识拒绝,“我明天……”“城外的流民已经很少了,你不需要再往城外跑了。天下第一楼还没有恢复营业,你也不用过去,你开的药房,那两个大夫和书童都在城外给流民接诊,你也不用

    去药房。我问过墨羽了,你明天有时间,且不打算出门,所以,不要找理由拒绝我。”

    “……”

    连她的行程表都打听到了。

    分明是早有预谋。

    “好吧,我知道了。”

    “嗯。”

    银针在楚离的腿上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小星星就准备拔针了。

    就在此时。

    院子外突然传来一声鸟叫。

    小星星一愣,“什么声音?”

    “有人来了。”

    小星星没放在心上,“这府里除了我和墨羽都是你的人,反正墨羽知道你住这儿,他来就来呗。”

    突然。

    小星星想起什么,猛然抬头,“不对不对,如果是你的人或者墨羽,就没必要这样弄出声音警示了,所以来的人是……”

    楚离帮她补充,“楚亦然。”

    “啊……”小星星顿时急了,她手忙脚乱地把所有的针一股脑都拔了,也顾不上楚离会不会皮下出血了,拔完针,她一边收针,一边急声说,“你赶紧把裤子穿起来躲起来,

    我们俩这样让楚亦然看到,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话落。

    屋外已经传来楚亦然欢快的脚步声,“嫂子,嫂子你人呢?我跟墨羽烤了好多烧烤,快跟我们一起去吃啊。”

    那声音由远及近,转眼就到了门口。

    小星星急出一脑门子汗,“你赶紧躲躲啊。”

    “来不及了。”

    的确来不及了。

    楚亦然已经推开屋里的门进来了,眼看着她要从屏风处绕过来,小星星一着急,掀开被子就把楚离盖了个严严实实。

    她飞快上床躺在被子上,挥手放下床幔。

    刚做好这些。

    楚亦然就绕过屏风冲了进来,“咦,嫂子你怎么跑这个院子睡觉啊,呃……是不是我住你这里打扰到你了啊。哎呀,你跟我说一声我搬到这个院子不就好了。”

    “不行!”

    “啊,为什么?”

    “……”

    小星星侧躺着,利用床幔的阴影挡住被子下的楚离,她干笑一声,“那个亦然啊,墨羽不是弄了烧烤吗,你先去吃,我等会儿就过去。”

    “哦。”

    起先楚亦然没发现小星星的异样,直到她在屋里发现了一张轮椅。

    楚亦然微微一愣,“这轮椅……”“哦,是这样。前两天离王殿下不是捐了两千两银子给我,让我救助流民吗,要不是他带头捐银子,恐怕也筹不到这么多钱。我感激殿下出手相助,就想着给他制

    作个轮椅。”

    是吗。

    可她看着那轮椅怎么不像新的?

    楚亦然正要仔细打量,床上的小星星已经翻身下床,她合上床幔,大步走过来把轮椅推到阴影处。

    她一颗心几乎跳到嗓子眼,抱住楚亦然的胳膊就要把她往外带,“现在天凉了,烧烤烤出来凉得快,我们赶紧去吃吧。”

    “哦。”

    正准备离开,楚亦然眼角突然看到一个东西,她脚步猛然一顿,“等等。”

    “……”

    小星星心跳加快,“怎么了?”

    楚亦然指着床边的一双黑色靴子,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带着打量和探究,“嫂子,你这里怎么会有一双男人的鞋?”

    “……”

    小星星大脑短路,一时间竟然没想到理由。

    楚亦然脸色微变。她盯着床幔紧闭的雕花大床,两秒后,突然走到床边,猛然掀开了床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