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990章 猪羊大战钟离临
    第990章 猪羊大战钟离临

    五将牺牲,大阵凭添一股悲伤的情绪。爻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安抚众将,他必须在神将下一个进攻回合之前想到迎敌之策,不然顷刻间又是五命升天,五仙将领就算再多也经不住如此消耗。

    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还在于阴阳阵,魏不羁、张百涛是全力以赴了,冯一臣、赵兰儿是什么情形?夫妻间的默契就如此之差么?

    “冯、赵二位,如果不想城破人亡就给本座打起精神来!”

    此一言如一盆冷水灌顶,让冯、赵二人瞬间意识到肩头所承受的重担。如果头一次的错误还可以原谅,那第二次因他们的懈怠而导致兄弟们牺牲,才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冯、赵对视一眼,即闭目凝神对掌盘旋,速度虽远不及魏、张,但比之前总是快了许多。由此生出的极阴之力灌注大阵,嘉嘉、灯神、朱颜笑等先后变化神通,与众将堪堪抵挡住了神将的第二次瞬移进攻。

    爻还是不满意,冯、赵所运转极阴之力仅够防守,根本无法反攻。在双阵相同的情况下,防守就意味着神将们能一直先发制人,而己方永远被克制,容错率极低。

    众将察觉到了爻的怒意,自惴惴不安。赵娘子却长舒了一口气,在她看来第二回合能防守成功便是胜利,之后再稳扎稳打慢慢进步,终有反攻之时。

    她以眼神安抚各将,不经意的一眼,看到了地上一个冰裹的血球,却是刘遥冰尸破裂的首级。兄弟们死状已是凄惨,如何死后还要遭敌践踏?该当护他们尸身周全,好回平远下葬。

    这么想着她便振翅高飞,先后收拢得刘遥、内贾德、童治中尸首,独景飘飘已灰飞烟灭,衣带不留。没办法,她只能放弃搜寻,裹着尸体快速飞往城头。

    第南本以为赵娘子只是收尸一处,没想到她还要送归城头,忙大喊道:“赵将军快去快回,迟一秒大阵危矣!”

    第南话音刚落,敌阵地极阵极目位啸云抢先发起进攻,身前一道雷符焚尽,阵外立现天雷,正中赵娘子化身!赵娘子本就是阴极阵升天位,完完全全被克制,仅此一道天雷直接让她坠落城头,冰凤化身消失,真身背部一片焦黑,当场晕倒在小迷怀里!

    “小姨!”秀儿姑娘城下疾呼,旋即闯入阵中顶替了赵娘子位置。

    爻却破口大骂:“烂好人,烂好心,抢得一尸换五命!哪个王八蛋再敢擅自行动,本座先吞了他!”

    众将默然无语,而神将们的第三回合进攻已然展开,五仙二十将仓促迎战果然出现差错,刚入阵的秀儿姑娘被子衿削去半个肩膀,一时面如金纸,差点昏迷!

    “冯赵!没能力就给劳资滚蛋,换tm更默契的来!”

    爻骂声不止,冯赵更觉愧疚,魏张好心为他二人传授经验,二人却听不大进去。他们其实知道因何失了默契,不是感情出现裂痕,而是对彼此深深的爱恋。

    ……

    凡入阴阳者,必抱有决死之志。魏张兄弟本就是行伍出身,以战死沙场为荣,故入阴阳毫无顾忌,全力发挥,再有兄弟多年默契的配合,可堪称阴阳阵绝佳人选。冯赵却不同,他们是武林豪侠,骨子里是江湖情义,他们更想让对方活下去,尤其是在有了平天的情况下,自己牺牲无所谓,哪怕下十八层地狱也定要留一人照顾平天。因此而各怀心思,留有余力。

    可眼下局势逼迫他们改变想法,心中对孩子的眷恋只能交给他的师父酒和尚了。

    “兰儿,放下顾虑吧,既随少爷入五仙,该当有此觉悟。我五仙不能再有牺牲了。”

    “兰儿明白。”赵兰儿轻轻一笑,与冯一臣十指相扣,四目紧闭的瞬间,爆发的极阴之力竟超过了魏张的极阳之力,让整个大阵为之振奋!二十将先后变身,或异兽或妖魔或神将,当二十将齐齐面向神将时,天地变色,雷电齐鸣!

    爻瞅准时机,即命展开反攻。这一回合轮到元阵慌张,天涯五仙极尽所能却还是难以压制,而五仙二十将有阴阳之力的加持,进攻连续不断,根本不给五仙任何喘息的机会,仅两个回合下来,吼云仙力便几近枯竭,整个人犹如一把干瘦的枯木,歪歪斜斜从半空跌落地面!

    吼云不好过,麾下神将更为难受,月眉先支撑不住,头晕眼花迎面撞向脚神踏来的巨足!

    此等情况下神将绝不能阵亡,因为宋阵进攻节奏过于紧密,一旦阵位缺失,根本来不及填补。五极道人正是想到这一点,忙招呼众仙为大阵注入仙力!

    众仙不敢懈怠,纷纷施展神通帮助阵内五仙,其灌注虽非本真仙力,但胜在人多力量大,让月眉立时清醒,轻松闪躲开来。而整个大阵再次力量翻转,又轮到元阵进攻回合!

    宋阵诸仙、诸将都知道,此一轮一定不能防守。因为随着两阵各种内力外力的加持,双方的进攻只会越来越迅猛,根本防守不及。但凡防守,必有牺牲!所以还看阴阳阵眼,希望他们能给予更多帮助。

    魏不羁、张百涛心中明了,脸上都露出坦然的笑容。须臾间,二人穷尽身魂之力化作极阳二气,极速蔓延至整个大阵,以大无畏的死志为五仙贡献了他们最后的力量。城下恽辉见此一幕,无声落泪,扭头不忍再看。

    这也是冯一臣、赵兰儿的结局。而他们想要化作极阴二气还更为艰难,因为冯一臣是男人,与赵兰儿需要比魏张更加默契的配合,那便是心意相通。

    就好像山涧滴落一滴清水、花朵含苞待放、小羊羔即将脱胎、灵感迟迟不现,某个瞬间,十指相扣的两人同时睁开双眼,柔情一笑,水落花开,最后一眼,新生芳华!

    “不……不!”冯云双目含泪,抱着完颜玲悲号不止。众将无不哀伤,皆垂首无语。

    四将的牺牲换来阴阳阵眼的完全爆发,宋之【五极阴阳阵】已接近完美阵法!仅此一回合,五仙二十将的出手必将全歼二十神将,五极道人终于忍耐不住,施展大神通将本真仙力全数灌注于本阵!

    此举动静太大,必将惊动天庭,爻虽然有心反制,奈何身处阵中不得脱身。眼看着大阵即将倾覆,自阴影处突然现出一个猪头妖怪,双耳扇出两道怪风,好似补足了大阵阴阳,让五仙二十将与神将的对拼在两息之内分出了胜负!

    雷静电默,云散风止,二十具神将尸首横躺于地,双阵大战终究是宋一方更胜一筹。天涯五仙的本真仙力业已耗尽,枯坐当场只剩最后一口气,五极老道情况稍微好一点,但也是白发披头,微弱地喘息。

    五仙军没有欢呼,大阵亦还在原地。严云星猜到高人会现身,但没想到这位高人是《西游记》里的二师兄——猪八戒。

    他的形象和科技世界的电视演义有很大反差,猪头看上去不仅不憨,反而十分恐怖,开口第一句也证明他的确非比传说,是另一个真真实实的猪八戒。

    “唉,终究还是惊动了天庭,五极小儿,你可真该死。”

    “咳咳咳……”五极道人气息极度不稳,完全不能答话。其他弟子则不敢答话,他们没有资格。

    能与猪八戒说上话的也就爻了,爻不脱阵,沉声道:“猪兄,你出手太晚了。”

    “嗐,现在说晚不晚的还有什么意义?已然惊动了……”猪八戒话说半句,忽得仰头望天,“来了,他来了,让俺瞧瞧是不是老熟人。”

    与当年斗木獬与明贤下凡所营造的极大排场不同,此番临凡之仙踏一朵青云而来,手持一芭蕉扇,身着素色长衣,双眉垂颊,仿佛一庄院太爷。

    “果然是你,钟离权!”猪八戒语气大变,本来就恐怖的猪头这时更显丑陋。

    钟离权,中洞八仙之一。熟悉的名号却陌生的嘴脸,凡试炼者所见,万不敢将其与传说相提并论,与猪八戒同样是截然不同的神仙。

    “本仙就知道你忍不住,还愣着干什么,随本仙走吧?”钟离权目视猪八戒,皮笑肉不笑。

    猪八戒没动,歪头问道:“所以你是故意设下圈套等俺往里钻?”

    “猪兄,试炼者称此为钓鱼执法,你被耍了。”爻面对钟离权毫无畏色,性格所致也是实力所致。

    “钓鱼执法。”猪八戒哼哼一笑,“两次了,为什么?”

    “什么钓鱼执法,什么两次了,本仙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本仙只知道你与五极在人间施展大神通,违背天条,按律……当囚禁北极天……三万年。”

    “滚吧你。”猪八戒不屑嗤笑,“你是非要俺当众说出你的丑事么?好,不说话,那俺就讲讲。”

    猪八戒回身面向幽州城,与五仙将士道:“知道这个五极小儿为什么是天下第二散仙么?知道下界的为什么是钟离权而不是执法天官么?”

    “为什么?”

    冯云抹了抹眼泪,很配合的相问。他虽然有点轴,但并不傻,已然猜到猪八戒那夜所讲故事便是其亲身经历,拿菜刀砍了猪八戒的也不是什么天蓬副帅田义,而是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钟离权。毕竟田义只是下属,钟离权才是当年好友,值得猪八戒亲自下厨摆桌酒席。至于二仙为何反目成仇,这就不知道了。

    有冯云的搭腔,猪八戒手指五极道人顺口道来:“此人之所以是第二,那是因为第一也是五极道人。五极道人确实第一,但他,却不是五极道人,而是五极道人的弟弟,一个狐假虎威的山羊妖罢了。”

    这段绕口令式的说词并不是很难理解,现五极是只羊妖这却没想到,这也就说明了元【五极阴阳阵】为何是残阵,毕竟不是他创造,学得不到位也属正常。

    “俺与五极道人关系还不错,当年一起喝过酒,参研过他的【五极阴阳阵】,更佩服他那次神魔大战挺身而出,搏命击退一只异域妖神,死得可惜。俺与五极道人的师父关系也不错,当年也一起喝过酒,事后还捅了俺一刀,伤疤至今仍在。”

    “所以他是五极道人……的兄长的师父?怪不得是他到场。”爻手指钟离权说道,“我之前怎么没听猪兄提起过?”

    “些许小事,不值一提。”猪八戒摇着耳朵笑了笑,又与钟离权道:“事已至此,不必隐藏。之前恩怨俺可以不计较,俺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还要给俺下套?俺和你有仇吗?”

    “你想多了。”钟离权淡淡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五极凡间一切因果,该当你我了结。只可惜你们动静太大,玉帝震怒,所以本仙必须带你走。”

    “仅此而已?”

    钟离权顿了半晌,回道:“仅此而已。”

    “那俺就不能听你的了,天庭俺早就呆够了,还是觉得凡间有意思,够胆你就到花果山来找俺呗。”猪八戒说着便消失了踪影。

    钟离权眼角明显抽动了一下,左拳紧握,犹豫半晌忽得也消失了踪影!

    这让两军将士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还很难消化方才所见所闻。但爻却反应很快,钟离权前脚刚走,即与大阵二十将大喊道:“将士们,天庭已然来人,结果已然造成,那何不趁着这个时候冲垮敌军?”

    二十将立马回神,在四仙的带领下大叫着杀入元阵,幽冥不敢与大阵交锋,急令撤军,白猿、朱鹤跑的快方才逃过一劫,一直站在前边的黑雕就没那么好运了,连人带雕被春江潮水撕成碎片!

    变身后的二十将随大阵侵入,如虎入羊群,无可匹敌!不到半个时辰就杀得元军丢盔弃甲,仓皇而逃。而北荒东海一众散仙早带着天涯五仙、山羊道长遁走,二十将的荣光最终定格在了去而复返的钟离权芭蕉扇下。

    他是突然凌空出现,突然扇动芭蕉大扇,快到爻四仙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扇破阴阳,一扇破阵位,当五仙将士们望向战场时,二十将早已灰飞烟灭!

    (本章完)